日韩三级在线观看

收 起

直面掌門人│奮達科技肖奮:智能時代迎唱“春天裏”

2020-01-10

返回列表

“我在 你说”——智能音箱正走进千家万户,美妙的声波点缀着人们的生活。


在這些美妙的聲波背後,有著天貓精靈、京東叮咚、百度大金剛等響當當的智能音箱品牌;在這些響當當的品牌背後,有著一家難以離開的行業領先供應商,它就是A股上市公司奮達科技。




奮達科技,是一家以扬声器起家的科技公司,创立26年来,一直与“声”结缘,并围绕智能硬件产业链,一步步形成了电声産品、健康电器、智能穿戴産品、智能终端金属件以及智能门锁五大业务板块。


日前,奮達科技創始人、董事長肖奮做客《直面掌門人》,講述他的創業故事。


“電聲行業的春天已經來了。”在IoT(物聯網)的快速發展和智能音箱的規模化大發展的背景下,肖奮相信,奮達科技正在迎來最好的時代。


倒逼创业  与“声”结缘


還在讀大學的時候,肖奮買了一台單卡收錄機,這是他省吃儉用幾個月後用積攢的生活費換來的。這爲肖奮與“聲”結緣的事業埋下了伏筆。


肖奮的第一次創業,就很“響亮”。那是他大學畢業後的第三年,1988年9月,肖奮與兩個朋友在深圳合夥開了一家喇叭廠,創業資金來自于從親朋好友處借來的2萬元錢。


半年過後,砸進去2萬元錢沒聽見個響,工廠就因沒有業務負債40萬元,肖奮因此背上8萬元的負債。


“到1989年,每個月光利息就要2400元。我在國企上班,和妻子加起來每月工資才600多元。算下來,我倆就是不吃不喝,要一輩子才能還清債務。”肖奮回憶道。


是繼續,還是作罷?在命運抉擇的關口,肖奮一咬牙,辭職“下海”,全身心投入創業中去。


“這既是沖動,也是倒逼。”肖奮說,從哪裏跌倒,就要從哪裏爬起來。


“下海”后,肖奋仔细寻找亏损的症结。他发现:“亏损是由于另外两个股东还在用国营企业的思路,也就是做库存,而不是根据市场需求来做産品,所以积压了30多万只喇叭没卖出去。”


肖奮相信,只要把事情做好,就一定可以賺錢,並能成就一番事業。爲此,他對庫存進行了一次大返檢,30多萬只喇叭中,就有一大半不符合質量要求。肖奮果斷地砍掉了不合格品,重整業務。

16天後,他的工廠就拿到了第一張訂單。半年後,工廠此前虧損的40萬元就被填平。


逆水行舟  不进则退


肖奮說,自己是“憨仔”性格。“創業20多年,一次次的挫折,最終都變成了促成自己更上一層樓的階梯。誰說挫折不是財富呢?”


奮達科技,表面看是由肖奮之名而來,實則有著更深層次的寓意:盡自己與奮達人之不懈努力,達到客戶、員工、供應商、利益相關方等多贏的結果——奮發有爲,達聞天下。


1993年,肖奮懷著這樣的信念,創立了奮達科技。1998年,奮達科技介入有源音箱的研發生産。


上述5年間,奮達科技先後爲康佳、康力、創維、高路華、奇聲、時尚、金正等品牌生産過喇叭和空箱,並爲TCL、長城、七喜、海爾等品牌生産過電腦配套音響。5年間,奮達科技由初創時的3人,發展到400多人。


肖奮很喜歡音樂,對聲音也很敏感。他向記者描述了一樁往事:當初做喇叭時,公司沒錢去購買儀器,肖奮就用借來的儀器模擬手繪頻響曲線,誤差不超過1.5個db(分貝)。


後來,奮達科技每研發一款全新的音箱,肖奮在樣機最終定型前都先要自己監聽、驗證後,才送出廠交付給客戶。如今,肖奮已成爲一名資深電聲技術專家,在音響行業具有廣泛知名度,先後獲得“中國音箱十五年風雲人物”、“深圳百名行業領軍人物”等榮譽。


1998年,奮達科技不再滿足于代加工。肖奮意識到,企業要長遠發展,就必須創建自己的品牌。F&D(奮達)的品牌就此誕生。




不過,試圖一炮打響的F&D(奮達),還是走了一段彎路。


肖奮說,當年,有些品牌通過廣告戰術,一夜打成知名品牌。看到這些案例,肖奮不禁動心。


“1998年下半年,品牌創立之初,公司也邀請了幾位策劃人員,通過一個月時間的策劃,方案出台。那時,感覺仿佛也能一夜成就奮達偉業了。”1999年,公司斥資2000多萬元,在多家電視台打廣告。但事與願違,奮達的品牌非但沒有一炮打響,反而讓原本健康的資金鏈變得岌岌可危。


“當時的廣告投放好比是,開進去的是一輛本田車,出來的是一輛拖拉機。”肖奮回憶說,由于生産條件、産能、市場營銷網點沒准備好等原因,公司在投入大手筆的廣告後,反而讓局面變得很被動。


其後不久,公司財務給肖奮下了最後“通牒”——如果廣告再繼續投放下去,資金鏈可能斷裂,公司很可能不會再有翻身的機會。


肖奮只得喊停。他和團隊開始反思原因,並向自己“開炮”。2000年春節剛過,肖奮和十幾名公司高管連開了兩天閉門會議。“主題就是批判我,知無不言,言無不盡,要把我的腦子給洗幹淨。”肖奮說:“我必須檢討自己的決策失誤,並誠懇地接受批評。”


此役过后,肖奋也认清了奋达的形势。公司産品的品质管理和设计能力跟不上、銷售網絡没铺开,这些问题不是广告可以解决的。砸进去的2000万元颗粒无收,原因也在于此。


此後半年間,奮達科技憑借良好的誠信得到了供應商的賬期支持,解決了資金緊張的問題,並根據自己的企業特質確立了三大策略:一是自創品牌在包括國內市場在內的發展中國家市場銷售,二是爲大企業做ODM(即代加工),三是打開國際市場。由此,奮達科技邁出了踏實穩健的發展步伐。


软硬结合  “声”迎春天


2014年11月,亞馬遜推出一款全新概念的智能音箱Echo,其最大亮點是將智能語音交互技術植入傳統音箱中,從而賦予音箱人工智能的屬性。


那时,肖奋就意识到音箱的“入口效应”。他说,音箱将不再是一个独立的産品,而是随着智能化技术的发展,将成为一套集约化、小型化的系统。


亞馬遜扇動了“蝴蝶的翅膀”,包括BAT在內的國內互聯網公司通過巨額補貼,掀起了一股智能音箱風暴,從而直接推動了智能音箱的規模化發展。


全球知名调研公司Euromonitor International(欧睿信息咨询)的数据显示,2019年前三季度,国内智能音箱市场销量累计达2756万台。以天猫精灵为例,2019年“双11”期间,天猫精灵合作定制産品中,共有41项成为天猫行业第一,智能空调、智能洗衣机、扫地机器人等10个品类销量超过10万台。


此外,在天貓精靈平台上,共有105萬筆通過“說話”的方式支付成功的訂單,176家品牌參與語音購物。一個以音箱爲入口的IoT生態正在不斷完善。


2017年开始,奮達科技成为阿里最早一批的代工厂之一,也一直是天猫精灵系列智能音箱的主力供应商。如今,除了天猫精灵之外,公司的核心大客户还有京东叮咚、百度大金刚、Best Buy(百思买)等主流智能音箱品牌。


“一台智能音箱有650至800個元器件,其複雜程度並不遜于智能手機。”肖奮稱,要把握住機會,奮達科技必須堅守兩個底線:一是提高自動化水平和生産效率,企業就會具備生存的基礎和發展的可能;二是在智能音箱時代,電聲起家的企業比傳統電子制造企業更容易把握好生産環節,要利用好自己在電聲技術上的優勢,搭好護城河。


肖奮給奮達科技作出了定位——“新型智能硬件一體化解決方案的提供商和服務商,也是國內少數軌蚪鉀Q軟、硬、雲一體化問題的智能硬件企業”。這意味著,奮達科技在專注于硬件制造能力的同時,還將具備系統集成和定制化解決方案的能力。


此前在接受機構調研時,奮達科技透露,公司擁有穩定且不斷拓展的優質客戶。目前訂單充足,産線處于滿負荷運行狀態。言下之意,智能音箱將成爲公司未來業績的重要增長點。




“智能音箱的興起,將公司電聲業務的天花板又擡高了兩層。行業的春天已經來了。”肖奮說。


在智能穿戴领域,奮達科技5年前从运动手环産品便开始介入,目前,公司已成为华为、飞利浦、迪卡侬等全球知名企业的合格供应商。受华为订单增长影响,2019年上半年,奮達科技智能可穿戴産品营收同比增幅达1300%。


“随着5G和物联网的崛起,智能穿戴还将有非常大的发展空间。”肖奋透露,为迎接5G机遇,公司已经成立“工业技术研究院”,正围绕已有産品线进行全面布局研发。

 

 來源:上海證券報